[]

“说的跟亲眼见到的似的,要不是跟师姐你同门二十年,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看上了秦朗那家伙,想方设法的帮他想借口?”

宁芊芊冲着洛轻语翻了个白眼,“有没有必要这么强词夺理?!

那照着你的意思,岂不是跟我说,秦朗这家伙的实力不仅比那些保镖们厉害,甚至比你我还要强?

就他?

我觉得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杵死,你信不?”

洛轻语冷着脸,“要是我没有受伤,我一巴掌能扇死你,你信不?”

“好啊师姐!你这个见色忘义的!这还没有嫁过去呢,就开始帮着秦朗那个王八蛋说话了!

我太惨了,我容易吗我?

从你受伤到现在,我就一直陪在你身边,衣食住行都在一块儿,结果还比不上秦朗那个徒有外表的花瓶?!

真没想到师姐你,居然会是一个外貌协会!”

宁芊芊惋惜的痛苦大骂,“不行,找个机会,我必须要去试探试探秦朗那个家伙,要真的是他采摘到的天山雪莲,肯定是不惧怕我偷袭的!”

洛轻语严肃的告诫,“不许乱来,天山雪莲何等珍贵?他对我有活命之恩,就算猜测是真的,也不可做出这般忘恩负义的事情!”

“行了,怕了你了,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!啊……张嘴,吃花吧你!”

宁芊芊将一只雪莲的莲花瓣塞到了师姐的嘴巴里面。

最珍贵的药材,往往只需要最朴素的服用方式。

洛轻语一边吃着天山雪莲,一边接受着宁芊芊的盘问。

最终架不住熬,还是将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,给说了出来。

当得知,自己当初诊治的那个如同风烛残年的老人家,就是秦家那位赫赫有名的定海神针时,饶是宁芊芊,也被惊到了。

“师姐,你说,秦家跟你们洛家定下婚约,有没有可能,就是因为顾虑到我的存在,所以想要通过拴住你,继而将我给捆牢了?”

宁芊芊眨了眨眼睛,歪着脑袋,盯着洛轻语的一双秋水般平静的美眸,等待着回答。

洛轻语想了想,点了点头,“很有这个可能性,秦家老爷子的身份,尊贵无比,在龙国,只要他健在一天,秦家的地位便会巍峨如泰山般屹立着。”

“这秦家,有眼无珠啊!”

宁芊芊咬了咬牙,痛惜的摇头,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为什么要跟你们洛家定下婚约呢?直接找我不就好了?

师姐你一开始还看不上秦朗呢,你不愿意,让我来啊!

我俗气啊!

我是外貌协会啊!”

???

洛轻语绝美的脸庞上,带着大大的疑惑,“你不是看秦朗不顺眼吗?”

宁芊芊理所当然的反驳,“那不是废话吗?你见到一个帅哥对着其他的女人献殷勤,你心里乐意啊?

他又没对我献殷勤,我干嘛要给他好脸色看?”

“自己吃吧你!”

宁芊芊将比完整版要短了一多半的雪莲根塞到了师姐的嘴巴里,同时将她的一只手抬起,去握住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